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xyplhx 的博客

这里有心的呐喊,有情的呢喃,有泪的倾诉,有爱的流连,朋友,欢迎你的来访,留下芬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为鲜花的芬芳辛勤耕作,为雏鹰的放飞默默工作, 为童星的灿烂无私劳作,为祖国的未来永远勤作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情 归 故 里061230  

2009-07-23 07:23:48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
由于母亲的去世,我从记事起就与“妈妈”这个称呼远离了。当继母继承了母亲的职位时,父亲让我喊“娘”,我十分不情愿地,怯生生地叫了一声。她瞪了我一眼,没有回应。也许是我的声音太低,太含糊,太无奈,连我自己也没听清。此后再没有喊那个遥远而又生疏的“娘”。看着别的孩子与“娘”的亲昵,我眼馋的泪流到肚里。八岁那年,人们偶尔的闲谈泄露了一个“惊天”的秘密,“这姑娘不是亲生的,是他父亲抱回来的。”

去世的母亲原来是养母!”这个谜紧紧地困扰着我。多少次想问父亲,但最终没有开口。直到父亲去世前,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。我不忍在父亲痛苦的心灵深处再扎一把刀。父亲走了,我以为自己的生身之谜将伴随着我成为永远的痛。

一个人连自己的生身父母是谁都不知道,这是何等的悲哀,何等的凄凉,何等的无奈,别人是难以体会到的。我仍然通过各种渠道打听自己的“来源”。

九五年又是一次偶然,我得到了亲生父母的准确消息。一种冲动,一种难言,一种渴望,一种彷徨煎熬着我,但我没有勇气面对他们,我不忍再揭开这个让我终身疼痛的伤疤。爱人却异常热情起来,他说我太苦,应该知道自己的生身之谜,再晚了,恐怕父母不在世造成遗憾。

我进入了两难选择,这两难使我病倒了。经不住劝说,经不住“爹娘”的诱惑,我还是踏上了寻亲路。

 通向山村的路是那么陌生而熟悉。由于从未走过而陌生,由于在梦中似曾相识而熟悉。这是怎样一个穷山村,几十户人家,矮小的土坯房、破旧的窑洞房。

我顺着别人的指点走到了一个墙上开洞的院落。靠山崖下两空窑洞,使我想象着里面住着怎样的一对老人,百感交集形容此时的心情再合适不过了。我弯着腰跨进矮矮的房门,阴暗中看到的是地道式的土路,拐弯进屋,一种伤感袭击了我,这哪里是住所,分明是抗战时期的避难洞。唯一的小格窗透进一丝模糊的光亮,靠窗的炕上铺着陈旧的席片,一对老人坐在那里打量着我。我搜索着他们在我身上的“遗传”,然而找不着。这就是我梦中千里寻觅的父母,他们没有养父的英俊,没有养母的精干,没有继母的漂亮,岁月的沧桑刻满了他们的脸庞。身上穿着早已在城里淘汰的中式旧衣,没有飘逸,没有帅气,只有一种慈祥。我怎么也不能把他们与我联系起来,我僵硬的喊了一声“爹娘”。娘没有惊喜,爹没有生疏,我分明看见了他们眼中的泪。二老大约80岁左右,他们是从怎样的贫困中走来,我不得而知。

爹”终于开口了,他颠三倒四地讲述着把我送人的缘由。我理不清头绪,只知道我是三姑娘,大我二岁的二姑娘送人了,大四岁的大姑娘18岁时因恋爱被阻,死了,现在有两个弟弟,由于太穷没念成书在村里劳动。将我送人时奶奶刚去世,为了让我活命给了育婴堂仅有的三块大洋。我听着,没有激动,没有感慨,没有流泪,有的是一种出奇的冷静。我起身走到墙前,看到巴掌大的镜框中大姐的遗像。心中有点奇怪,二老怎么会生下这么漂亮的姑娘,说羞花闭目太俗,但着实好看,我虽与她有点相似之处,但等级差远了。可惜了,二老的顽固拆散了一对恋人,等来的是双双殉情的噩耗。我想,老人的语无伦次大概与这个天大的打击有关,老人眼里的泪水是因看到我而想起了大姐而悲哀。巧合的是我的小名与大姐跟着,是天意?是偶然?不得而知。

母亲很少说话,只是忙碌着为我做饭。她只生硬地说了一句“穷的二女都养不起,怎能养三女?”

村里的人不约而同涌进这个破烂的小院,挤进了昏暗的窑洞。他们议论着我的长相,议论着天上掉下的姑娘,有的“啧啧”,这么好的姑娘给人了,真可惜!我不知怎样才能突出重围,只能礼貌的应付着七嘴八舌。

中午时分,二个弟弟回来了。二弟酷似我的长子,神情、说话太像了,真是外甥多像舅。不一会儿,侄儿、侄女喊着“三姑”围上来,看到他们,我感受到了亲情的传递。

当我要离开这个穷得不能再穷的窑洞时,我放下了带来的一堆礼品,放下了我身上刚开的一个月的工资。母亲接钱时手颤抖着。父亲把保存了三十年的唯一的一瓶自酿老陈醋给我带上,弟弟拿出了酒枣、绿豆、小米、红薯,农家仅有的稀罕都拿出来了。母亲拉着我的手一直送到门口,依然是沉默,但分明感到粗糙的手在抖。父亲一直送到村外,不舍得离开我一步。这辛酸让我感到窒息,这亲情让我感到沧桑。

朋友们说,我人到中年捡回了负担。我却在深深的责备自己,如果早点找到父母,聪明的弟弟们会辍学吗?老实慈祥的父母会这么可怜吗?“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”,何况他们给了我血肉之躯,给了我灿烂人生。那三块沉甸甸的救命钱,那黑油油的三十年老陈醋,那颤颤巍巍的二老,使我夜不能寐。孝敬老人是儿女之责,上天既然让我在中年找到他们就是让我回报这浓浓的亲情。

我为二老送去了单衣、棉衣、白糖、奶粉,所有应该女儿做的,我都尽力。母亲每次接钱时总是颤抖着装进贴身的衣兜里,父亲总是出去买水果糖,他穿着我给他的小羊皮棉大衣,逢人就说,可暖和了,三姑娘给的。母亲依然少言寡语,但送出的路越来越长,拉着的手越来越紧。弟弟们每逢节日总要骑车来回一百二十里给我送年糕、花馍、豆腐、粽子、、、、、、

母亲最后一次送我是认开双亲三年后,那次她执意送我到村外,她说:“你没吃过娘一口奶,娘却花了你那么多,娘穷,什么也没给你,送送你。”不久,娘去世了,她给我留下了唯一珍贵的一对银镯子。又三年,父亲去世了,带着满足和惬意。

我没有披麻戴孝,我生怕故去的养父母怪怨我,更怕抚育我长大的二舅伤心。我没有悲哭,只是承担了二老大部分安葬费用,为贫困的弟弟们减轻点负担。我只有一点不安,那就是没有陪二老住几天,因为离开的太久了。

我感谢养父养母,若不是他们,我怎么会有这曲折的人生,也许早饿死了。我感谢生身父母,若不是他们,我怎会有这理解、善良、豁达。我感谢继母,她给我的一份磨难,锤炼了我的坚强、宽容,为人之道不应该是这样吗? 

  情 归 故 里061230 - 昱晓 - sxyplhx 的博客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