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xyplhx 的博客

这里有心的呐喊,有情的呢喃,有泪的倾诉,有爱的流连,朋友,欢迎你的来访,留下芬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为鲜花的芬芳辛勤耕作,为雏鹰的放飞默默工作, 为童星的灿烂无私劳作,为祖国的未来永远勤作。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飞扬的思绪(080122)  

2009-07-20 18:12:19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雪肆意地飘落,洁白了整个世界,清晰了袅袅烟尘。万树银枝,千山白棉,百里无垠,满处玲珑,好一个晶莹的世界。

 

远处,天地一色白茫茫,东西南北银晃晃。山野村庄若隐若现,连绵山丘时起时伏。瑟瑟寒风平添了冬的冷峻,纷纷雪花飞扬了寒的气势。只有孩子们嬉闹的雪仗增添了冬的生机,脚下咯吱的响声,路上不停的汽笛声,沙沙的飘雪声,协奏出一曲冬的交响。

 

我站在雪地里,任凭雪花撒落到头发上,融化进脖子里,望着远处,思绪随着雪的飞扬而飞扬。

 

小时候,每当冰雪覆盖村前的小河时,我便和小伙伴们在长长弯弯的河冰上戏耍。我生性顽皮,宛如小男孩一样张扬。冲在最前面的总是我,蹲溜,直溜,单腿溜,同伴们抱着我的腰、学着我的姿势飞翔着,极像燕子翩飞。手冻得通红、脸冻得绯红、鼻子冻得大红,嘴里冒的热气在眉上、睫毛上结成一粒粒冰珠,雪花在衣领上消融、结冰。嬉笑的我们全然不顾大人们再三的呼喊,依然我行我素,笑闹声几乎抖落河边柳树上的霜雪。腊八时等到傍晚,用铁锤砸开冰洞,取冰熬粥,那个年月的乐趣经常出现在梦中,儿时真好,一切都是那么令人经久不忘。

 

也是一个飞雪的日子,我和新婚久别的爱人推着自行车回家过年,一路上,我扯着他的衣襟,整整走了20里地,不觉累。爱人久违的呵护使我感到一种温馨。回到婆家,热乎乎的炕头上,婆母把唯一的一块棉花毯子包在我腿上,从小没有母亲的我感到一阵感动,心里默默地说:一定用百倍的孝敬来报答婆母的“爱”。那一时的感动整整激励我至今,每当风雪来临之前,我总是提前为老人准备好所有过冬的所需,生怕老人晚年受冷受冻。

 

飞雪之时,我更多的牵挂还是在孩子身上。儿子是搞桥梁的,冬季施工时空见惯。那年过年时工地上只留下儿子看管,屋外一条大黄狗作伴。东北的冰天雪地使孩子寂寞无比。我几天睡不好,吃不下。等年后初二孩子回家时,我拽着孩子的手久久不舍得放开,母亲的心疼、惦记、牵挂,化作止不住的泪水。我更体会到婆母盼儿回家的心情是何等迫切,所以总是敦促爱人“常回家看看”。

 

风吹起房檐上的雪,成团状飘落。柏树上毛茸茸的积雪簌簌洒落。孩子们扔出的雪团满地滚落。偶尔飞过的几只麻雀落在电线上,蹬下的雪粒落在过往的人群头上。我的全身落满雪花,丝毫没有挪脚的意思,看着雀跃着、欢呼着、打闹着的孩子们,真想与他们欢乐一番,找一找儿时的感觉,蹲下身,抓了一把雪,终久没扔出去。唉,童年只能在睡梦中、在记忆中、在叙述中,在文字中,谁也没有本事找回,尽管童年的雪和如今的雪没有变样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